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南阳广场南街网

 找回密码
 注册南街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0058|回复: 2

诸葛亮的“耕地”在河南还是在湖北?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32

组织活动: 18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3-1 10: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阳电信

“躬耕地襄阳说”的十一大学术笑话

一,“南阳,郡名,在现在的湖北襄樊一带”。这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堂堂南阳郡,秦设,北至伏牛山,南达汉水北岸,而襄阳县属汉水南岸的南郡。南阳郡位于襄樊一带,就如同胡诌中国位于越南一带、美国位于墨西哥一带一样,笑话!

二,“襄阳说”认为,习凿齿说的“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这是诸葛亮“躬耕于襄阳”最有力的证据。的确,这似乎能证明“亮家于南阳之邓县”,但如果习凿齿的话是铁板钉钉的证据,那他说的“自汉以南为南郡,自汉以北为南阳郡”是不是证据?另外,习老先生从来没有说过这个“亮家”有“草庐”,从来没有说过诸葛亮在隆中“躬耕”,从来没有说过“南阳之邓县隆中”是“南阳”!选择性失明是史学研究大忌,只看风月宝鉴的正面而不看反面,最终只能是自扇耳光的笑话!

三,“襄阳说”认为:“史书记载诸葛亮躬耕于襄阳隆中是始终一致的。”“凡是学历史的都认为诸葛亮躬耕地在襄阳隆中”。这是不是欺负我们没有看过史书啊?诸葛亮说过“襄阳”和“隆中”吗?《三国志》记载了“襄阳”和“隆中”吗?都没有!都没有的事情有哪门子一致?诸葛亮只说过“躬耕于南阳”!请问,刘禹锡“南阳诸葛庐”的记载,大明皇帝的《钦定南阳卧龙岗祭拜诸葛亮祀典、祭文、祭品》的御碑与“襄阳隆中”始终一致吗?好好翻翻历代史书,有哪一本书说过诸葛亮“躬耕于襄阳隆中”?有哪一句话把隆中称为“南阳”?这个“始终一致”是从哪里来的?“凡是学过历史的都认为”的论断是哪来的底气?“南阳说”的学者就没有学过历史吗?史念海、刘庆祝、王子今、王震中等等史学家就没有学过历史吗?笑话!

四,“南阳武侯祠纪念性的建筑,国务院文件对南阳用武侯祠的表述证明“诸葛亮躬耕地在襄阳隆中,而决不可能在今南阳”。这观点脑洞太大了吧?翻翻这份国务院文件,对成都、汉中等地诸葛亮遗迹的表述都是“武侯祠”,都是“纪念性的建筑”,那么,这种“科学的表述”能得出诸葛亮“决不可能”在成都和汉中的“结论”吗?真是“笑话”!部分“襄阳说”的学者能从“武侯祠”这三个字中得出“躬耕地决不可能在今南阳”的“臆想天分”,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五,岳飞南阳武侯祠题写《前后出师表》。襄阳的做法是:一,派人到南阳以加强两地学术交流为借口拓片;二,在隆中复制刻碑,但后边岳飞的“绍兴戊午秋八月望前,过南阳,谒武侯祠,遇雨,遂宿于祠内”题跋删去不刻,蒙混游客;三,在炮制“南阳位于襄樊一带”的那一版教科书上以岳飞手书配“古隆中”牌坊照片,给不明真相的学生制造岳飞在隆中手书《前后出师表》的假象;四,阴谋败露之后大肆攻击岳飞手书是假的。在这个问题上襄阳从头至尾都是在开玩笑,如果岳飞手书是真的,这样移花接木太卑鄙了吧?如果是假的,费这么大劲复制过去骗游客、在教科书上骗学生是什么居心?这恐怕已经不是“笑话”了吧!

六,《资治通鉴》记载的“‘初,琅邪诸葛亮寓居襄阳隆中’充分证明诸葛亮‘躬耕于南阳’是在隆中”。这是典型的睁眼说瞎话,这就如同说“我兜里有个梨充分证明你兜里的苹果是我的”一样。司马光已经讲得很清楚了,隆中属于襄阳而不属于南阳,诸葛亮在襄阳是“寓居”而不是“躬耕”!打自己脸的记载居然也能成为撒谎的“证据”?笑话!

七,“现在的南阳东汉时不叫南阳,叫宛城,直到唐代以后才改名南阳县。”呵呵,看到这些我就笑了,说的好像东汉末年隆中叫“南阳”似的!“襄阳说”者有个极其奇怪的现象:一说到卧龙岗,他们就说那是宛,不是南阳;可一说到隆中,就说那不是襄阳,是南阳。宛自古就是南阳的首府,也是南阳的简称,宛曾是南阳的郡治、府治的所在地。卧龙岗就在宛城西边7里,可是不能算是南阳;隆中隔汉水离南阳260里,却能算是南阳。隆中离襄阳20里也不能算是襄阳?请问:诸葛亮《后出师表》说的“困于南阳”是哪里?《襄阳耆旧记》卷第三《山川》载:“乐宅戍,南阳城南九十里”是哪里?《后汉书》记载的光武帝“俱攻破南阳……四年六月,汉兵起南阳,至昆阳。”是哪里?都是隆中吗?有哪本书把“隆中”说成是“南阳”了?难道“襄阳说”的思维襄州区不是“襄阳”,老河口西北的丁店村才是襄阳吗?傻瓜才会这么说吧?这种“襄阳说”的道理能说得通吗?合乎逻辑吗?宛就不是南阳吗?隆中就是南阳吗?南阳就是指隆中吗?奇了怪啦!荒唐可笑!

八,襄阳“诸葛亮文化节”时,海峡之声网以《人人都爱诸葛亮——两岸媒体联合采访古隆中侧记》报道称,“襄阳社科联负责人说,诸葛亮说的‘南阳’不是现在这个南阳。在诸葛亮生活的年代,襄阳归南阳管”。呵呵,襄阳什么时候归南阳管辖过?这种“常识性的错误”在襄阳一些“应景采访”和“学术论文”中比比皆是,以致我们不能不感叹当今学术研究之浮躁与无奈。细观之,但凡涉及南阳襄阳的历史地理知识时,“襄阳说”就特别别扭。诸葛亮上《出师表》时,曹操已经设立襄阳郡二十年了,但“躬耕于南阳”绝不是诸葛亮上表时的南阳,因为诸葛亮不承认曹操的行政区划(哪来的记载?难道诸葛亮任命关羽为襄阳太守是县令?)。唐代刘禹锡的“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的南阳也不是南阳,是襄阳隆中(真搅劲,以后历朝历代的南阳都没法说了)。而解释习凿齿的“襄阳有孔明故宅”和司马光的“琅琊诸葛亮寓居襄阳隆中”时,这又不是“襄阳”了,那一定是“南阳”,因为《资治通鉴》用的是宋代的行政区划。笑话,随便翻翻《资治通鉴》就知道,全书用的都是历史事件当时的行政区划,这是一个基本常识。请问,书中多次提到的“荆州”,北宋时期有吗?笑话啊!

九,如果我们按现今“襄阳说”的观点,硬要将“躬耕南阳”意指隆中,那就会出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当东晋以后所有的史料都将襄阳西的这块地方称为隆中的时候,满世界只有诸葛亮一个人非要将那个地方称为“南阳”。所以,这里边一定有人脑子出了毛病,要么是诸葛亮,要么是习凿齿、盛弘之等人,要么是现今的“襄阳说”专家。依我之见,诸葛亮不会有错,“南阳”就是南阳,无论怎么理解,“南阳”也不可能“意指”隆中;习凿齿等人也不会有错,“隆中”就是隆中,他在襄阳城西,无论属不属于南阳郡它都叫“隆中”,从来没有人将这个“隆中”称为“南阳”;那么,最有可能脑子出“毛病”的就是后者,为了区区一地利益,一叶障目,不见森林,肆意曲解历史,非要将“躬耕南阳”注释成隆中,非要说“诸葛亮以郡名称籍贯,意指邓县隆中”,非要强调“只写郡名,不写县名的习惯,在《三国志》中是一种普遍现象”,以至于闹出这么多不能自圆其说的“笑话”。

十,襄阳出版的《诸葛亮躬耕何处》的学术著作中收录有某某学者的《古隆中在湖北襄阳》一篇文章,文中写道:“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史证——《三国志》卷三十五《诸葛亮传》裴注引《蜀记》:“……天子命我,于沔之阳……文中‘沔之阳’三个字,就是重要线索。‘沔’即汉水,‘阳’指南面。襄阳隆中,正位于汉水南面。”还有“襄阳论语”中有关“躬耕南阳”论证的帖子也说,“沔之阳,顾名思意就是河的南边。五行风水都讲北为阴,南为阳,故说南阳南阳也。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是中华魂宝,其中五行为金木水火土。五行的方位是,北水南火、东木西金,中间为土也。沔之阳,就是指汉江以南,某些人为了抢夺诸葛亮的一亩三分地,竟然颠倒阴阳,此乃天下之大笑活。河南的洛阳城池在黄河以南,故名洛阳。湖北襄阳城池在汉江以南,故名襄阳。”哈哈,这真是天下奇谈了,连“山南水北为阳”、“沔之南、洛阳、襄阳”名称来历都不知道就信口开河、大放厥词,还能用“笑话”来形容他们吗?不知道无所谓,信口雌黄就太丢襄阳的人了。真不明白襄阳怎么好意思把这样的文章收进“襄阳说”隆重推出的学术著作中,还肉麻地吹捧为“堪称无懈可击”、“确凿而精当的史料”,认为“某某先生的考证可谓结束了一桩悬案”。这不是故意在找“襄阳说”难堪吗?这样“八卦”的考证能“结束了一桩悬案”吗?笑话啊笑话!

十一,岂止是把“躬耕于南阳”更改为“躬耕于襄阳”,在躬耕地问题上,襄阳几乎所有的观点都跟诸葛亮唱反调。我们先看看诸葛亮自己怎么说的:“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而襄阳怎么说的呢?1,南阳不是南阳,是诸葛亮自己都不知道的所谓“隆中”;2,诸葛亮说他“苟全性命于乱世”,襄阳偏偏说南阳宛城当时是乱世,诸葛亮绝不可能去那样一个地方,而襄阳则是一片绿洲,诸葛亮是生活十分惬意的高富帅,每夜高谈阔论;3,诸葛亮说他躬耕时“不求闻达于诸侯”,襄阳偏偏说诸葛亮躬耕时连郡守都不屑一顾;4,诸葛亮说他躬耕时地位“卑鄙”,襄阳偏偏说他躬耕时广泛结交高门世族,娶了沔南名仕的女儿黄月英(也不知哪本书记载有黄月英三个字,八成又是瞎编);5,诸葛亮说他躬耕时住的是草庐,襄阳偏偏说诸葛亮躬耕时住的大瓦房,“屋基极高”“雕薄蔚彩”“有避暑台”“有井,广五尺”。你看看,争诸葛亮躬耕地不以诸葛亮说的为标准,而是自立一套,连诸葛亮都得听襄阳的,天下有这么不讲理的学术争论吗?所以,史料是否一致应该以“躬耕南阳”为基准,而不能是其他人为臆想的“基准”。《三国志》关于诸葛亮的躬耕地的记载在其亲口所言的《出师表》中已经清楚表明:“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先帝“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另外,陈寿在《三国志》中又写道:“躬耕于陇亩”、“躬耕于野。”“草庐”、“陇亩”、“野”都是泛指,没有明确的地点,所以,我们关于“诸葛亮躬耕地问题”的一切研究都应该以诸葛亮亲口所言的“躬耕于南阳”以及相关的“草庐”、“陇亩”、“野”为基准,而不应该先入为主、自作主张地人为确定另外一个“历代史籍文献记载诸葛亮躬耕隐居之地在襄阳隆中是始终一致的”所谓“标准。“襄阳”和“隆中”不是标准,因为在诸葛亮的《出师表》和陈寿的《三国志》中,只有“南阳”、“草庐”,没有提及任何一句“隆中”的字眼,因为“隆中”这个地名在西晋以前的史书记载中根本就不存在,这个地方西晋以前存在的地名只有阿头山和汉皋山(万山),但遗憾的是,这两座山都属于襄阳界内,与南阳无关。另外,《三国志》有关诸葛亮躬耕地问题的史料中也没有任何涉及“襄阳”的字眼,历史所的“结论”怎么就能武断地以“襄阳”、“隆中”为标准而信口说“始终一致”呢?以个别人的臆想去取代诸葛亮亲口所言而再去争躬耕地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吗?

当然是在河南南阳

666c00045fdbc8e57898.jpg

由于一篇《出师表》和一个隆中对,河南和湖北争起了诸葛亮的“犁地”在哪里。

南阳——诸葛亮的故乡是一座文明古城。这儿,空气新鲜、桃红柳绿,一山一水都分外美丽。

蓝天、白云、绿草、溪水……都流淌着绿色的气味。湖北襄樊以为:诸葛亮十三四岁时来到襄樊,17岁躬耕于隆中。而河南南阳以为《出师表》就是第一手材料,是无可厚非的,因此,它是诸葛亮躬耕于南阳最可信的依据。 666d00045e6ea95f73d0.jpg

666c00045fed93b3d335.jpg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诸葛亮在上疏中对自己躬犁地已作了清晰的记叙,好像现已不是什么问题。此说以为诸葛亮躬犁地在宛县,即今南阳市,还有人以为诸葛亮的躬犁地就在今南阳市卧龙岗。持此观念的学者往往是在驳斥“襄阳隆中说”的一起证明南阳为诸葛亮躬犁地的。孟明汉以为:“诸葛亮躬犁地在南阳宛县才是契合前史实践的定论。

666c00045ff0056a24c6.jpg

”水仲贤以为东汉至三国时期,习惯用“南阳”代宛,“在东汉、三国时期用南阳郡名代指宛县,是那时的习惯用语,诸葛亮只要隐居在宛县,才能够省略作‘躬耕于南阳’而不带县名”。还有学者在必定南阳卧龙岗为诸葛亮躬犁地的一起,也在必定程度上必定诸葛亮在襄阳的活动。张诚提出:“南阳卧龙岗是诸葛亮的躬犁地,襄阳隆中则是诸葛亮长时间游学的寓居处。两地都是诸葛亮的重要纪念地。”

666f00045bb95099eb13.jpg

卧龙岗是南阳的精力高地,而诸葛草庐则是这座高地的魂灵。千百年来,草庐以其极为一般质朴的表面,芳香四溢的陋室馨香,悄然无声留存于长远沧桑的前史长河之中,让人高山仰止,万古敬仰。

666d00045e80d0f0a6cf.jpg

 前史让诸葛亮挑选了南阳,也挑选了卧龙岗。公元197年,一个名叫诸葛亮的青年,带着弟弟诸葛均来到南阳,魂不守舍举目无亲,家庭的俄然变故和磨难阅历,让诸葛亮的性情变得沉稳刚强,博学多才的他从前人的踪影中,好像找到自己的生计方法,据《后汉书·周燮传》记载:“有祖先草庐结于冈畔,下有陂田,常肆勤以自给。

666d00045e897d7bbaea.jpg

”当年的卧龙岗南频白河,直通汉江,北障紫峰,遥连嵩岳。东西两边有梅溪河、十二里河萦回南流。岗上森林茂盛,绿荫蔽日,岗麓河畔是一片沃野平原。或许诸葛亮是想仿效古人,过着自给自足锦衣玉食的日子,所以,就在卧龙岗畔绿树映衬之中,建立草庐,舍下便是陂田,晴耕雨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娱自乐,能够幻想那是多么曼妙的田园诗画?又是多么惬意的田园日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5-13 15: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非常有道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7-28 01: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诸葛亮在其千古名篇《出师表》中自述:“臣本布衣,躬耕南阳”。这是有关诸葛亮躬耕地的最早,最原始,最可信的记载,没有,也不应该有歧义!

(南阳武侯祠内雕刻岳飞手书《出师表》的三绝碑:名相诸葛亮作文,名将岳飞手书、名匠李发祥雕刻)

  湖北宜昌西陵峡内长江南岸的黄陵庙,保存有诸葛亮修缮黄陵庙而作《黄陵庙记》:仆躬耕南阳之亩,遂蒙刘氏顾草庐……(背景石碑拍于2013年,,前景是石碑旁边的文字介绍,右下角文字后添加)。

  历史上首次后人凭吊诸葛亮的记载是《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蜀记》收录镇南将军刘弘命李兴做《祭诸葛丞相文》:

  上文中于“沔之阳”(汉水北)凭吊诸葛亮,距离诸葛亮去世只有几十年,是最具有史学价值的资料。它告诉我们,研究诸葛亮躬耕地,得在“沔之阳”(汉水北)!至于一些“乖舛”异说,不妨来看看北师大曹文柱先生的一段话:


我们不妨在再来看一看秦汉时期,汉水二岸的地理太势:

  一直一来,关于诸葛亮躬耕南阳并没有异议,古人歌颂,纪念诸葛亮躬耕南阳的文章诗篇也很多,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白水真人居,万商罗鄽闤,”、“鱼到南阳方得水,龙飞天汉便为霖”等等。

  晋代诗画石称颂诸葛亮躬耕南阳。清朝末年,南阳方城拐河镇群众,在沣河淤沙中发现一块晋代诗画石,上半部刻有《诸葛武侯躬耕歌》,下半部刻有诸葛亮画像。该诗画石现保存在拐河镇高中院内。

  裴度是唐中期名相,博学多才,功勋卓著。他在《蜀丞相诸葛武侯祠堂碑》碑文中说:“公是时也,躬耕南阳,自比管乐…..时称卧龙”,因刘备“三顾而许以驱驰”,于是“翼扶刘氏,缵承旧服,结吴抗魏,拥蜀称汉”。

  《大元一统志》卷三河南江北行省《古迹》中载:“卧龙岗在南阳县境内,诸葛亮孔明躬耕地。”

  《大明一统志》是明代官修的历史地理专著,该志书卷30南阳府《山川》条中称:“卧龙岗在府西七里。起自嵩山之南,绵亘数百里,至此截然而往,回旋如巢,然草庐在其中。世人喻孔明为卧龙,因号其岗云。其下平如掌,即孔明躬耕处。”该志书在卷30南阳流寓条又称:“诸葛亮,本琅琊人,汉末避乱,寓居南阳之西岗,躬耕陇亩。”

南阳武侯祠也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武侯祠内古木参天、碑廊参差,文化厚重!

国家审定的中学教课书,明确认定,诸葛亮躬耕地就在今天的河南省南阳市:

  权威的史学家,中国秦汉史学会会长王子今、史学大家史念海、社科院历史所副所长、学部委员王震中,社科院考古所所长、学部委员刘庆柱等,都著文支持诸葛亮躬耕南阳。

  诸葛亮辅佐刘备前,隐居求志,躬耕南阳十年,这段佳话自诸葛亮《出师表》问世以来,都没有异议,但是近二三十年来,不断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拿出来解读。

一九九三年,襄阳《隆中志》编者丁宝斋在《文史哲》杂志发表“襄阳隆中诸葛亮故居”:

  丁宝斋写到:《三国志·诸葛亮传》记载诸葛亮与其叔父“来到了襄阳城西20里的隆中躬耕陇亩”。看到此处,关注诸葛亮躬耕文化的专家学者不仅大吃一惊:怎么不记得《隆中志》有此记载,难道是自己才疏学浅?有心人找来《三国志》一探究竟:

  天哪,那来的“后玄卒,诸葛亮就到襄阳城西20里的隆中躬耕陇亩”???作为《隆中志》的主编,丁宝斋当属襄阳一代文人,难道?也许?或者?可能?怎么会。。。。。。

1996年7月20日,诸葛亮躬耕襄阳隆中的旗手朱大渭在《人民日报》第6版发表了《商潮中的“名人效应”与历史科学的真实性——关于诸葛亮躬耕地争论评说》一文,其中提到“国务院批准建设部、文化部公布襄樊为重点文化名城(国发[1986]104号文)及发布隆中为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国发[1994]4号)文件中,都明确地指出襄樊市古隆中为诸葛亮躬耕地。

这又让关注诸葛亮躬耕文化的专家学者大吃一惊:难道国务院也出来为“襄阳隆中”站台?好在这些文件都不难找到,就找来学习学习吧!一看原文件,问题来了:

  国发[1994]4号文件是“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对外贸易体制改革的决定”,与诸葛亮没有丝毫关系!

  国发[1986]104号文,,其实就是《1986年国务院公布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通知》,决不是朱大胃文中所说的“国务院批准建设部、文化部公布襄樊为重点文化名城”(是一批城市,决不是真对襄樊!)文件中属于国务院的意见仅有以下内容:“ 同意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文化部《关于请公布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名单的报告》,现转发给你们,请研究执行。通读全文找不到“明确地指出襄樊市古隆中为诸葛亮躬耕地”的含义!

到过襄阳隆中的,可以在隆中景区看到一通碑刻:

  猛一看,这是名人给景区的题词,有题词、有签名,有日期。那么真相又是什么呢?原来1999年5月27日某领导视察二汽后顺便到隆中景区参观,临别应邀写“‘诸葛亮故居“,可最后也只签了个名(大字):

  后来,襄樊隆中景区竟不顾事实,把这个签名进行修剪并制作如上图石碑树立在隆中景区(见上图),在碑上还不忘留下当事人的名字,以求长久。(相片部分人名字作了适当技术处理)

  其中在孙楚寅(已经被判刑17年 见《检察日报》2005年8月19日)的运作下,襄樊市有关领导五上北京做出版社工作(见 2003年7月18日《襄樊晚报》《“隆中对”复出的背后》一文),炮制出所谓南阳就是今天襄阳隆中之说,一度甚嚣尘上!试图把隆中狸猫换太子,糊弄成秦汉时期南阳的辖地。

  隆中本是位于汉水南、襄阳市西郊山中的一个小村子,明清时期建有纪念诸葛亮的一些设施(国务院公布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认定,襄阳隆中是明清建筑)。

  众所周知,秦汉时期,汉水南北分属南郡和南阳郡。汉水南的隆中是不归汉水北的南阳郡管辖的。隆中位于汉水南,与汉水北的南阳郡没有任何隶属关系。自然不可能是诸葛亮口中“躬耕”的南阳!

  事实上,就连二十多年前襄阳官方编辑的《襄阳县志》也明确记载,秦汉时期汉水南归襄阳管辖,汉水北归南阳邓县管辖。下面是正规出版的襄阳县志摘录:

《襄阳县志》第34页,关于襄阳的历史沿改:

  从上述文字,我们不难看出,秦设立南郡,汉水以南,包括襄阳西的古庐,属于南郡,汉水以北,包括古邓属于南阳郡。今天的襄阳隆中不论当时属于襄阳还是古庐,都不属于汉水北的古汉水北的邓,诸葛亮“臣本布衣,躬耕南阳”的“南阳”从来就不包括隆中。

《襄阳县志》第35页关于汉水南 南阳郡邓县的邓县的历史沿改:

  如果我们视诸葛亮的原话于不顾、视历史记载和专家学者的论证于不顾、视逻辑情理于不顾,一味地臆想、猜测,甚至为了一己之私而歪曲事实,必然会重蹈孙楚寅的覆辙!

  当然,我们相信多数专家学者,包括湖北,甚至襄阳学者,是尊重历史真实的!

来看看湖北王雄先生的文章:

  再看看,为襄阳隆中景区作规划设计的中国园林学会常务理事孙筱祥先生所写的一篇文章:


  再来看看襄樊市隆中景区管委会主任于襄生编辑的《隆中志》125页所收录的史籍:

  襄阳《隆中志》明明白白记载,真正的诸葛亮躬耕地隆中,就在离南阳城七里的卧龙岗!原来此隆中非彼隆中!

  史学界也普遍认为,襄阳隆中尽管是明清以来的建筑,尽管不是诸葛亮十年躬耕被刘备三顾之处,但是经过近现代建设,特别是最近二三十年的建设,也颇具规模,作为纪念诸葛亮精神的场所,作为湖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作为当地人休闲娱乐场所,也具有一定的存在价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南街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南阳广场南街网 ( 皖ICP备14016180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41130202000012  

GMT+8, 2018-10-15 16:30 , Processed in 1.520432 second(s), 4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